<track id="bxxbz"></track>

            <pre id="bxxbz"><mark id="bxxbz"></mark></pre>
            <pre id="bxxbz"><ruby id="bxxbz"></ruby></pre>
                熱線電話:0311-85290821    投稿郵箱:cns0311@163.com

                董仲舒思想如何現代借鑒?海內外專家學者衡水“論道”

                時間:2022年11月21日    熱線:0311-85290821   來源:中國新聞網


                研討會開幕式現場!⊥貔i 攝

                  中新網衡水11月19日電 (崔志平 王鵬 黃建)19日,以“董仲舒思想的現代借鑒”為主題的“2022中國·衡水董仲舒與儒家思想國際研討會暨中華孔子學會董仲舒研究委員會學術年會”在河北衡水舉行。

                  董仲舒,西漢廣川(河北景縣)人,是儒家思想成為中國傳統文化主流思想的關鍵人物,被稱為“中國傳統政治的總設計師”。董仲舒也是世界上最早系統論述“大一統”思想的哲學家,其論述促成了中國成為世界歷史上唯一沒有文化斷代的文明古國。

                  當日,逾120名海內外專家學者通過線下和線上相結合的方式參會,并從經學、哲學、政治、董學史、文獻文本、歷史地位和現代價值等層面進行熱烈討論。

                  中共衡水市委書記吳曉華表示,希望通過此次研討會,各位專家學者、名人高士論道湖城、碰撞思想,把董學研究推上一個新高度,為推進文化自信自強做出新貢獻。

                  “董仲舒不是純粹的儒生、學者,而是一個社會活動家。對于董仲舒,我曾經有一個定位,他就是漢代社會的設計師,對漢代的政治思想、文化政策、經濟政策,尤其是對漢代的吏制和對當時官員的監督,有一整套的思想,這些思想對于今天的我們依然有很強的借鑒意義!焙颖笔《偈嫜芯繒䲡L李奎良稱。

                  據衡水學院董子學院院長魏彥紅介紹,該研討會自2018年舉辦以來,已成為頗具影響力的國際儒學盛會。今年研討會名家學者云集,收到論文121篇,為五年來之最。

                  此次研討會由政協衡水市委員會、中華孔子學會董仲舒研究專業委員會、中國實學研究會、河北省董仲舒研究會、河北省董仲舒與傳統文化研究中心、衡水學院共同主辦。(完)

                編輯:【吳金銘】
                中新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熱線      |      投稿信箱      |      法律顧問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毛还没长齐的初学生偷吃禁果

                          <track id="bxxbz"></track>

                          <pre id="bxxbz"><mark id="bxxbz"></mark></pre>
                          <pre id="bxxbz"><ruby id="bxxbz"></ruby></pr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