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bxxbz"></track>

            <pre id="bxxbz"><mark id="bxxbz"></mark></pre>
            <pre id="bxxbz"><ruby id="bxxbz"></ruby></pre>
                熱線電話:0311-85290821    投稿郵箱:cns0311@163.com

                《印華日報》:非洲留學生河北曲周學種田

                時間:2022年11月04日    熱線:0311-85290821   來源:中國新聞網


                圖為10月14日,中國農業大學研究生宋镕峰(右二)為非洲留學生講解玉米生長習性。 中新社發 胡海軍 攝

                  以下稿件被印尼《印華日報》、澳門《華僑報》采用:

                  中新社邯鄲10月18日電 題:非洲留學生河北曲周學種田

                  作者 王天譯 冀延平

                  “太不可思議了,畝產能到800千克,這樣的產值如果能在我們國家實現,那將會讓很多人擺脫饑餓!18日上午,當看到玉米田間測產數據時,來自非洲馬拉維共和國的留學生Samson說,他要潛心學習中國的田間經驗,爭取盡早應用到自己的國家。

                  Samson是中國農業大學研究生,今年9月10日,他和幾位同鄉一起來到中國農業大學曲周實驗站,成為這里的第四批非洲留學生。Samson說,他們將一直在這里學習,直到2024年6月研究生畢業。

                  “中國的城市和鄉村都很美,交通便利,鄉間民風淳樸,農民用的生產工具和農業技術都很先進,我想把看到的和學到的都帶回馬拉維,讓自己的家鄉變得和這里一樣美好!迸魧W生Agness Longwe說,來這里一個多月的時間里,她很快適應了環境,和同學們一起深入田間,開展多種多樣的農業實踐活動。

                  中國農業大學曲周實驗站外籍學生輔導教師焦小強教授說,實驗站根據這些留學生們的自身實際,采取了實踐為主、學教結合、分類施教的方法,增強他們對現代農業、先進生產模式和種植技術的認識,并以實驗站、示范田和合作社為基地,鍛煉他們的動手能力,再把實踐活動歸納成理論,確保留學生們的學習效果。

                  目前,留學生們在實驗站內已陸續開展了土壤測樣分析、農用肥養分測定等幾種實驗,把自己的一塊實驗田打理得有模有樣。Samson還學會了使用自動噴霧機、三輪車等小型農機具,并和周邊的幾個農戶交上了朋友,用簡單的詞語加上手勢,興高采烈地進行交流。

                  洲留學生和河北省邯鄲市曲周縣一農戶(左一)進行農事交流。 中新社發 胡海軍 攝

                  留學生Chicco說,在馬拉維,玉米是主要糧食作物,但平均畝產很低。中國農業大學在曲周縣的現代化農業種植技術、先進生產模式和育種施肥等方面的經驗是他們最關心的課題。這次能來曲周學習,對他們來說機會非常難得。

                  據悉,中國農業大學曲周實驗站從2018年始,已先后為12個非洲國家培養了60多名農學類學生,為中國先進的農業技術和經驗在非洲落地推廣架起了一座友誼的橋梁。(完)

                編輯:【郝燁】
                中新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熱線      |      投稿信箱      |      法律顧問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毛还没长齐的初学生偷吃禁果

                          <track id="bxxbz"></track>

                          <pre id="bxxbz"><mark id="bxxbz"></mark></pre>
                          <pre id="bxxbz"><ruby id="bxxbz"></ruby></pr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