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bxxbz"></track>

            <pre id="bxxbz"><mark id="bxxbz"></mark></pre>
            <pre id="bxxbz"><ruby id="bxxbz"></ruby></pre>
                熱線電話:0311-85290821    投稿郵箱:cns0311@163.com

                老粗布+微工廠+農戶:河北雞澤非遺老粗布織出致富路

                時間:2022年07月27日    熱線:0311-85290821   來源:中國新聞網


                圖為雞澤縣棉田紡織品有限公司生產車間的女工們正在織布!≠Z佳賢 攝

                  中新網邯鄲7月26日電(王天譯 魏曉)26日,在河北邯鄲雞澤縣中風正村的雞澤縣棉田紡織品有限公司老粗布生產車間里,十幾臺老式織布機有序排開,伴著“哐哐”的織布聲,經線緯線相互交織下,絢麗多彩的圖案慢慢呈現在老粗布上。

                  “老粗布的織造工藝繁雜,需要經過采棉、紡線、漿染等幾十道工序,能以二十余種基本色彩變幻出上千種絢麗多彩的圖案!痹摴矩撠熑藦埫绶颊f。

                圖為張苗芳(左二)現場傳授織布技藝!≠Z佳賢 攝
                圖為張苗芳(左二)現場傳授織布技藝!≠Z佳賢 攝

                  今年52歲的張苗芳是雞澤縣非物質文化遺產老粗布的傳承人,深諳傳統手工織布技藝!袄洗植际羌兠拗破,具有持久耐用、舒適健康的特點!睆埫绶颊f,過去因老粗布主要依靠家庭作坊式生產,顏色花紋簡單,品種單一且產量少,主要在縣城周邊區域銷售,或為外地客商提供布匹原料,難以形成規模。

                  雞澤縣鄉村振興局局長姚秀麗說,為了實現老粗布的規;a,帶動村民一同致富,當地政府十多年前出臺了一系列措施鼓勵村民種植棉花、發展老粗布產業。

                  “我們探索出一條‘老粗布+微工廠+農戶’的發展新路,實現了統一設計、統一供料、統一標準、統一生產、統一回購的生產銷售模式,帶動了全縣50個村5000余名從業者增收致富! 姚秀麗說,政府通過送技能、幫培訓,送設備、幫跑辦,送崗位、幫就業模式,免費培訓當地婦女熟練掌握老粗布織布技藝。

                圖為張苗芳檢查新織出來的老粗布!≠Z佳賢 攝
                圖為張苗芳檢查新織出來的老粗布!≠Z佳賢 攝

                  在政府鼓勵下,2015年張苗芳流轉500畝土地種植棉花,并開辦了紡織品企業,組織當地婦女通過入廠打工、居家織布等方式參與創業,并不斷推陳出新,將傳統工藝與現代元素相融合,推出床上用品、中式服裝、虎頭鞋、工藝品共四大類150余種產品。張苗芳的老粗布產品2021年總銷量達11.2萬件,營收超3500萬元。

                  據統計,目前雞澤縣已有老粗布生產企業20多家,并在天津、武漢等城市開設了12家品牌直銷店,有23個短視頻矩陣賬號,產品遠銷波蘭、哈薩克斯坦等10余個國家和地區,今年上半年營收超過4.5億元,預計年產值可突破10億元。(完)

                編輯:【梁周杰】
                中新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熱線      |      投稿信箱      |      法律顧問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毛还没长齐的初学生偷吃禁果

                          <track id="bxxbz"></track>

                          <pre id="bxxbz"><mark id="bxxbz"></mark></pre>
                          <pre id="bxxbz"><ruby id="bxxbz"></ruby></pr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